10万清军折腾28年,换来个惨胜:乾隆为何执意攻打大小金川

明星八卦 浏览(1996)

  文?侯杨方

  乾隆十四年(1749年)勉强平定金川后,金川一带一切如旧,各个土司之间照样互相攻杀。清朝官方奉行“以番制番”,希望众土司联合消灭势力最强的大金川,但事与愿违,情势更加恶化,大、小金川反而联合。

  乾隆三十六年(1771年),事态终于不可收拾,四川总督阿尔泰奏请介入,否则大、小金川必将称霸一方,乾隆皇帝则下令“当统兵直捣其巢穴,或计以诱致,或竟以力取,将(小金川土司)僧格桑擒解省城候旨”,并且认为只要5 000名士兵就可完成这项任务。七月,四川提督董天弼率军进攻,但先胜后败;乾隆任命温福(镶红旗满洲)为定边副将军,率八旗满洲兵前去参战。三路清军分别由温福、董天弼、阿尔泰率领进攻,初战告捷。

  到了乾隆三十七年(1772年)九月, 已经调集军队7万多人, 火药10万斤, 子弹500多万颗,终于在年底攻占了小金川的统治中心美诺,但僧格桑逃往了大金川。乾隆皇帝改变了之前只消灭小金川的目标,要求消灭实力更为强大的大金川。乾隆三十八年(1773年)五月,为了大金川战事已经调拨了2 400万两白银,而库贮尚有7000 余万两,乾隆皇帝表达了“此时惟进剿(大)金川,为众番除害,以奠边隅。即多费军需,亦所不惜” 的决心。

羊肠小道可供通行,而在险要隘口、悬崖绝壁上却密布碉楼、石墙,内设枪炮,清军进攻极为艰难,每前进一步都伤亡惨重,被迫顿兵不前;此时小金川兵又趁机收复故地,清军前后受敌。

  乾隆三十八年(1773 年)六月,清军的士气已经降到最低点,金川兵则勇敢顽强,突然奇袭清军的木果木大营,清军全面崩溃,统帅温福左胸中枪战死。

  多年以后,当时在金川前线的明亮(镶黄旗满洲,傅恒的侄子)向礼亲王昭回忆当时的情景:“董公天弼(提督)、牛公天畀(总兵)、张公大经(总兵)等皆死之,师遂大溃。我兵自相践踏,终夜有声。渡铁锁桥,人相拥挤,锁崩桥断,落水死者以千计。吾方结营美诺,见溃兵如蚁,往来山岭间。”近2万人的清军战死4000余人,中高级军官战死150名,其余均四处溃散。

  乾隆皇帝认为木果木是清朝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惨败,更激起了他一定要彻底消灭金川的雄心。他任命阿桂为定西将军,明亮为副将军,增兵2万余人,鉴于绿营兵战斗意志薄弱,其中八旗和蒙古兵占了近一半,此时金川前线已经集结了7万多人的清军,又加拨了3400多万两的军需。清军仍旧先攻得而复失的小金川,因碉楼工事上次已被破坏,小金川很快就被占领。大金川土司索诺木三次向清朝投降,甚至将已病亡僧格桑的尸体呈献,但被乾隆皇帝拒绝,他坚持要彻底消灭大金川。

  经过一年八个月的残酷战斗,终于在乾隆四十年(1775年)八月,攻下了大金川的重要据点勒乌围,阿桂红旗报捷,仅七日就将战报传递到正在木兰围场打猎的乾隆皇帝。阿桂与明亮各率一路清军会攻大金川的最后据点噶喇依,苦战不休,至第二年正月,索诺木跪捧印信,与兄弟、妻子及其大头人、喇嘛、大小头目2000余人出寨投降,历时四年半的大、小金川之战终告结束。

  1562835397775106541.jpg

  清平大小金川之战

  将军阿桂为平定金川的第一功臣,封为头等诚谋英勇公,副将军明亮封为一等襄勇伯,参赞大臣海兰察封为一等超勇侯。金川之战还涌现了一颗灿烂的新星傅恒之子、年仅21岁的福康安,他被封为三等嘉勇男。乾隆四十二年(1777年)四月,在紫禁城午门举行盛大的受俘礼,由福康安率将校押解俘虏,乾隆皇帝随后在瀛台亲自审讯,索诺木等四人被凌迟处死。

  大、小金川之战以清朝完全的胜利而告终,但代价极其惨重,前后合计有10万大军,集结在方圆不过500里的偏僻之地,死伤数万;因物资运输极为困难,军费高达7000多万两白银,是整个乾隆朝代价最高昂的战争。

  金川战争可以说是乾隆皇帝一个人执意发动的,是否值得,是功是过,基本上要由他一个人承担。那么这是否仅是乾隆皇帝个人好大喜功的产物呢?

  清朝建立后,加强了对边境地区的统治,比如在蒙古地区实行盟旗制度,内部虽然仍保留自治地位,但在行政、军事两方面已经由中央政府直接管理;在南方少数民族地区,则推行改土归流,将很多地区的土官制改成内地的州县流官制,金川战争可以说是雍正年间改土归流的又一个高潮和继续,改土的对象是川藏地区实力强大的土司。

  清朝原来的策略是以番制番,鼓励互斗,甚至默许、扶植弱小的土司来削弱强大的大小金川土司,结果发现事态不妙,不仅削弱不了,甚至还有被金川吞并的危险。一旦金川统一了川藏地区, 下一步就会直接威胁到西藏,控制达赖喇嘛,随后便是蒙古不稳,大清帝国的统治基石就会松动。

 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,因为这几乎是明朝末年建州女真崛起、成为一个强大帝国的翻版,这对于建州女真的嫡系后人来说再熟悉不过,因此乾隆皇帝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,将这种危险的苗头扼杀在摇篮里,他绝对不会允许第二个后金帝国、准噶尔帝国出现。

  他以明朝末年坐视建州女真坐大的教训为戒,防患于未然,不能息事宁人,不能等到对方气候已成才想到要征讨,那就为时太晚了,因此“我大清国正当全盛之时,中外一家,岂容徼内土司,独梗化外?……此在事势机宜,断不容已,并非好为穷兵黩武也”。

  这段乾隆皇帝的自我辩白应该说是发自内心的,金川 之战虽然代价高昂,但必须要打,且绝不接受投降,以此来威慑一切潜在的、蠢蠢欲动的敌人。虽然从技术上讲,金川之战清朝赢得很狼狈,以狮搏兔,损失却如此惨重,但从此以后,川藏地区保持了100多年的和平、安宁,这一战看来也是值得的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